笔趣猫 - 武侠小说 -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在线阅读 - 931、看戏

931、看戏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罗干景的实力有目共睹,更重要的是,能够在围杀罗天封的那一战中受伤退回,足以说明他的强大。

        实力不足者已埋骨在那里了。

        就是这般强大的人,却有人让他连大阵都来不及撤去,无法呼救就被杀死。

        杀他的人,其修为道行绝不简单。

        更重要的是,此人竟在阿修罗族杀了他们的长老。

        一个实力强大的修士并不可怕,一个实力强大还能掩藏住自身的修士才真的可怕。

        「教主你怎么样!」

        走上来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人。

        气质儒雅,穿着考究。

        在查看了罗干景的尸首后赶忙探寻罗鞅伍的气息,在看到罗鞅伍只是收了重伤并没有危及性命才问道:「你知道是谁出手吗?」

        坳哭的‘罗鞅伍"像是没有听到中年人的询问。

        他哭得更大声。

        神情愈发的悲痛了。

        走来的族老眼中同样闪过悲痛。

        罗干景是大教长老,为大教立下过汗马功劳,没有死在敌人手中,也没有死在异族的手中,而是悄无声息的死在了自己的道场,死在大阵遮掩之下,连他们都未曾察觉。

        这岂不让人痛心。

        沉声问道:「是谁杀了他!」

        「是我。」

        罗天封抹着眼泪,喊道:「是我害了长老啊。」

        族老沉声安慰:「教主莫要急切,慢慢说来。」

        「不管是谁都要为长老的死付出代价。」

        「我本在闭关之中。」

        「忽然听闻罗长老说知道有关于我父身亡之事,于是我马不停蹄的赶来,为了不走漏消息,我连蛮圣叔叔都未曾告知,在见到了罗长老后,他果然开始讲述起当年我父亲遇袭之事。」

        众人皆惊。

        当年的事情他们知情的人不少,知道内情的压下内情,不知道内情也多有猜测,甚至许多族老、法王都有所牵扯。

        没想到浓眉大眼的罗干景竟然是知道内情的人,并且还要将之将给小教主听。

        一时,许多长老皱眉。

        那件事,他们早已经约定不追查也不探寻。

        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约定,而是族老召集并且告知他们,让他们做聋子、哑巴。

        没想到那幢旧时会被重提。

        身形消瘦,眼中闪过寒芒的族老和蔼的问道:「他说了什么?」

        「他还没来及的说,就有一陌生的修士出现要置我于死地。」说着罗天封扯开衣襟,露出已经塌陷下去的左胸。

        面容苍白,眼中满是惊惧道:「他实在太强了,任凭我不败修罗道体神罡也被他一击破开。」

        「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

        「如果不是长老……」

        「长老啊!」

        ……

        「我。」

        「没死?」

        罗干景站在一方无垠大境的上空,诧异的看向了自己的身躯。

        他确实死了,不过现在这方大境却保持着他的神魂,甚至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还能激发力量,说不定能从大境中走出。…。。

        「我劝你最好别这样做。」

        一道空灵中带着几分嘶哑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黑红法袍的道人出现在不远处,那人赤发顶角,面容惨白,背着手。

        罗干景一眼就看出对方是鬼族修士。

        不由问道:「为什么?」

        「你撕不开这方大界

        。」

        涂山君回忆起当年自己针对东海君的法子,现在他已不需要,因为他的主魂身并未消失。

        别说无岸归墟早已今非昔比,就算是顶尖大圣落袋,在千万阴神的镇压下,都不见得能靠自身力量走出。

        眼看罗干景不再尝试,涂山君疑惑道:「你好像不觉得我会骗你。」

        罗干景长叹一声:「能用出那般拳法的人,不需要骗我。」

        「你在看什么?」

        涂山君挥手了手掌,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巨大的涟漪,随后化作了一块方幕,不过这方幕怎么看都是一个人的视角。

        涂山君使用术法调转了一转,满意的点头:「现在好多了。」

        视角一转,果然从主角变成了旁观者。

        ……

        罗干景惊叹不已,没想到术法还有这样的应用,不过这样窥视应该会被看破吧。

        他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以及走上前来的族老,也是阿修罗八柱之一乾族老。

        以族老的实力应该能够轻而易举的发现有人在使用术法探查他们,然而让罗干景意外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修士发现。

        「我们这是在哪儿?」

        「在幡里。」

        「幡?」

        罗干景骤紧眉头。

        「长老啊。」

        哭泣声打断了罗干景的沉思,他循声看过去,正看到罗天封,不,准确的说现在的是‘罗鞅伍"正伏在他的尸体上痛哭。

        并且还在尽力的说着谎话。

        那真假参半的话语确实震住众人。

        「好假。」

        罗干景无情的说道。

        涂山君道:「我看他的演技还行,就是哭的太大声,听吵。他个人的状态起的太高,整个人都锵锵着,这样不好,虽说会调动人的情绪但太燥了,如果能再收着点演就更好了。」

        罗干景眼中露出怀疑的神色,这是何方神圣,怎么在这一道上都有涉猎。

        他本来以为对方是鬼族的天骄,是罗天封请来的帮手,但现在看来,两人的关系好像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此人好像并不服罗天封。

        目光也十分的淡然。

        更不用说还能开出这样的玩笑。

        罗干景问道:「道友不是罗天封请来的帮手?」

        「是。」

        「可是我不信他。」

        涂山君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

        罗天封想要扼住他的实力,他自然看的出来。

        同样的,他也想探查清楚罗天封的底细,免得自己被罗天封摆一道。能帮他好好了解罗天封的人自然是他的敌人,也就是罗干景。

        罗干景没问为什么,话锋一转,道:「他这个人,确实带着几分传奇色彩。实力也毋庸置疑。他也曾带领阿修罗族闯出了一片天地,如果不是他实在太不把人当人,如果他能……」…。。

        没有如果。

        如果有,那罗天封就不会是这个下场。

        「老天王呢?」

        罗干景神色一愣,沉吟道:「老天王他,深不可测!」

        「极少有人见过老天王出手,他就像是一个坐镇南天的菩萨。」

        这边两人闲聊,那边罗天封的戏份还没演完。

        哭诉着讲述着罗干景如何出手又是如何不敌的。

        最后时刻才发现原来是罗干景早已身负重伤。

        弥留之际,罗干景打开了大阵,讲述他当年参与了围杀教主一事。

        并指出,出现的这个陌生修士有可能是带头大哥想要杀人灭口,

        不想殃及了小教主。

        他本意并不想杀小教主的,毕竟有这个小教主在,教内还能安稳,这也就说明,为何那出手刺杀之人留了罗鞅伍一条性命。

        「他,竟是围杀教主之人!」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四下寂然。

        他们都被这件事震惊到了。

        「肃静!」

        乾族老厉喝一声,当即止住了众人的惊骇。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十大法王到了三位,分别是坐镇大教的地法王、林法王以及抱着肩膀的雷法王。

        罗蛮平姗姗来迟,他的眼中也满是惊诧。

        不是对消息的诧异,而是对罗干景的身亡。

        姑苏翠光并未抵达。

        做为十大法王之首的天法王他本该来的,不过众人对他的性子见怪不怪了。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今日之事,诸位都烂在肚里。」

        声音听起来沉肃却也如众妙,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拄着长拐的老婆婆,分开了人群走上前来,凤眸瞥过。

        冷冷地说道:「若是被我听到有任何风声,诸位应该明白。」

        「请月族老放心!」

        众人当即拱手行礼。

        「天王到!」

        嘹亮的声音传来。

        众长老将本来分开的甬道又扩大几分。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容貌周正的中年,很难用年龄来评价他,岁月好像并未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他身后也只有一个人跟着。

        那是个锋芒毕露的光,沉默寡言的像是个影。

        罗天鹏踏入道场后看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罗干景,眼中闪过些许的哀悼:「谁杀了他?!」

        众人不答。

        却都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罗天鹏的面容铁青。

        不管是不是他出的手,也不管其中的门道,在罗干景死后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旁人会觉得,罗干景良心发现想要告知小教主当年的旧事却被人阻止,而阻止这件事的人正是主谋。

        罗天鹏在回到大教的那一天就被人认定是谋害老教主的人。

        罗天鹏问是谁杀了他并不是场面功夫,而是他真的想知道是谁杀了罗干景。

        在座众人没人能回答。

        罗天鹏看着罗干景的尸首,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当先安顿长老后事,不宜声张也不能简约。」

        乾族老漠然的转过头去,说道:「准备后事!」

        「送教主回神宫。」

        「派地法王、雷法王,追查凶手。」

        「绝不可让凶手逍遥法外。」

        「喏!」

        雷、地二位法王立时站了出来。

        不过他们的目光却都死死的盯着站在道场前的罗天鹏。

        罗天鹏身后的修士回敬以充满了杀意的目光。

        乾族老看向罗天鹏道:「老祖有训。」

        「二位天王分镇南北,不可擅返大教,天王该回去了。」

        罗天鹏道:「多事之秋怎能撇下不管。」

        「连老教主如此信任的长老都是出手之人,我还如何放心小教主的安全。此时正该彻查大教,清君侧,扫清大教异端,还世间朗朗清平。」

        雷法王冷笑一声:「天王是说我们是异端?」

        「我看天王才是吧。」

        「教主身故不久天王就火急火燎的返回大教,不正是为了大位而来。」

        「我看老教主之事与你脱不了干系。」

        站在

        罗天鹏身后那冷峻如铁的修士目光比之刀光还要冷:「你找死!」

        雷法王寸步不让,挺身向前道:「谁找死还未可知!」

        39314544。。

        ...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