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都市小说 - 我元婴老怪你跟我说高考在线阅读 - 第2章 报仇雪恨

第2章 报仇雪恨

        来人是钱家的纨绔恶少钱坤。



        白小川前世的生死仇人。



        这家伙害得自己连高考都没办法参加。



        寒窗苦读十年,最后打了水漂。



        被搞得声名狼藉,沦为全天下的笑柄。



        父母的惨死。



        姐姐的悲惨遭遇。



        包括柔姨后来遭受非人的虐待。



        都拜万恶的钱家所赐。



        先杀你。



        再灭钱家。



        一吐胸中这口不平之气!!



        “人呢,死哪儿去了?”



        钱坤咣当一脚踹开房门,闯了进来。



        他喝得醉醺醺的,瞪着一双布满了血丝的眼珠子,在房间内四处寻找,却没找到人。



        看到了慕婉柔,大吃了一惊,揉了揉眼睛。



        “你、你怎么变得更漂亮了。”



        此时的慕婉柔早已脱胎换骨。



        虽然之前她也够漂亮。



        但毕竟疾病缠身,身形憔悴。



        远远比不上现在。



        容光焕发,肌肤水嫩有光泽,脸颊还有红潮未褪。



        就像刚被男人滋润过。



        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香汗的味道。



        洁白的床单上,绽放着大片的血迹。



        更重要的是,床头旁边的垃圾桶内,露出一截被撕得褴褛不堪的黑丝。



        种种迹象表明,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惨烈的肉搏大战。



        钱坤顿时火冒三丈,咬牙切齿。



        “慕婉柔,你个不要脸的臭婊子,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让那狗东西滚出来,老子要把他千刀万剐。”



        “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狗东西,敢办老子的女人。”



        钱坤一双饿狼般的眼睛,在房间里面四下搜寻。



        “钱坤!”



        慕婉柔一指门外,厉声呵斥。



        “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又有什么资格干涉我的私生活!”



        “马上出去!”



        她久居高位,身上自然有股女总裁的霸气。



        想要以此震住此人。



        “呵呵。”



        钱坤冷冷一笑,色眯眯地瞧着慕婉柔。



        “慕婉柔,你个骚货,整天在老子面前装清纯,背地里却也忍不住寂寞找野男人。”



        “现在,老子就把你给办了。”



        说完,就迫不及待地纵身扑了上去。



        “啊……”



        慕婉柔吓得朝旁边躲闪。



        结果一不小心崴了脚,身子失去控制,朝后栽倒。



        眼看脑袋就要撞到后面的尖锐桌角了。



        “柔姨,小心。”



        关键时刻,一道身影从洗手间冲了出来,张开双臂抱住了慕婉柔。



        秀发从耳畔撩过,丝丝缕缕的清香,直鼻孔里钻。



        近距离下,都能闻到对方身上那似兰似麝的体香。



        再次躺在白小川的怀里,慕婉柔心砰砰地跳个不停,脸都红了。



        那一瞬间,她内心生出莫名的安全感。



        但很快脸色一变,把白小川往门外推。



        “小川,你赶紧走,这不管你的事儿。”



        先前是她把对方给强行推进洗手间去躲避的。



        “柔姨,不要怕。”



        白小川不动如山,渊渟岳峙。



        一把将慕婉柔拉在身后,冷冷地瞧着对面的钱坤。



        “钱坤,还记得我么?”



        钱坤一怔,继而咬牙切齿道。



        “好小子,原来是你这个窝囊废!”



        之前,白小川经常黏着慕婉柔,钱坤心生嫉妒,可没少揍过他。



        最惨的一次,打断了他三根肋骨,躺在床上半年下不来床。



        “之前的教训,看来你都忘了,还踏马的得寸进尺了,连老子的女人都敢上。”



        “有种!”



        随即,又横过脑袋,对慕婉柔道。



        “慕婉柔,你还要脸么,居然找了个学生,老黄牛吃嫩草。”



        “还他妈的是岛城最窝囊,最垃圾的学生。”



        慕婉柔怒道。



        “钱坤,你嘴巴放干净点。”



        “小川在我心里是最聪明的孩子。”



        她是担心这些恶毒的话,会刺痛少年脆弱的自尊心。



        哪里会晓得。



        此少年,已非彼少年。



        在修真界,两千多年的岁月洗礼。



        见惯了太多的沧海桑田。



        又岂是一个蝼蚁所能轻易激怒的。



        “钱坤,珍惜你这最后的说话机会,再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跟这个世界永别吧。”



        “卧槽!”



        钱坤哈哈大笑。



        “你个垃圾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装逼。”



        “过来从老子的裤裆下钻过去,然后跪着给我磕一千个响头,下半辈子到我钱家当牛做马,我就饶你一条狗命。”



        “否则,老子就废了你。”



        他这是有意当着慕婉柔的面儿,羞辱白小川。



        就算白小川磕一万个响头,他也不会放过对方。



        若在往常,白小川早就吓得跪地求饶了。



        白小川负手而立,冷笑一声。



        眼里没有丝毫的怯懦,就如同神灵俯视众生。



        “该跪地求饶的人是你!”



        “草!”



        钱坤爆了句粗口。



        “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你参加高考的日子吧。”



        “高考当日,跟阿姨来开房,事发之后羞愧自杀!”



        “白小川,这就是你的下场,剧本我都已经替你想好了。”



        “去死吧!”



        钱坤猛地抡起酒瓶子,朝着白小川的脑袋就砸了过来。



        慕婉柔吓得脸都白了,尖叫一声。



        “小川,小心!”



        “咣当!”



        酒瓶子炸裂,飙起一串血。



        “啊……”



        钱坤捂着脑袋惨叫,血混合着酒液顺着他的手指头缝里,汩汩地往外冒,眼中充满了震惊与恐惧。



        先前,他都没看清楚白小川是如何出手的,酒瓶子就被对方夺走了,脑袋上稀里糊涂地挨了一下。



        这窝囊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踏马的……方才是我大意了。”



        钱坤眼里充满了凶光,又抡起旁边一把红实木椅子,用尽全身力气,高举过头顶,砸向白小川。



        后面,慕婉柔吓得脸都白了。



        “咔嚓!”



        白小川探出大手,轻易地洞穿椅子那坚厚的面板,好像破开一层窗户纸。



        单手掐着钱坤的脖子,就把他提到了半空,转身走到窗前,将手伸到窗外。



        对方两百多斤,连带一把实木椅子,最起码得两百四、五十斤。



        在这少年手中,却好像个小鸡仔。



        后面,慕婉柔大惊失色,就好像看待一个陌生人。



        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



        窗外,钱坤被掐着脖子,脸红脖子粗的,身体悬在半空中,



        冷风呼呼地刮。



        钱坤彻底醒酒了。



        吓得哇哇大叫,裤子都尿了,使劲儿去掰白小川的双手。



        但白小川五指如铁铸,跟电焊焊在了他的脖子上,纹丝不动。



        他被掐得气都快要喘不过来了。



        “咳咳……臭小子,你现在放我下来,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否则你全家都别想活……”



        “我放过你,你就能放我全家么?”



        白小川面色冷峻,刚要松手。



        还是说,你们钱家就能放过我的家人。



        后面,慕婉柔抓着他的手臂,苦苦哀求道。



        “小川,算了吧,闹出人命,可就麻烦大了。”



        “钱家有权有势的,钱老爷子在岛城只手遮天,他的堂兄钱茂还是战区校尉,手里有枪有兵,我们根本惹不起。”



        “快,听柔姨的,赶紧把他放下来……”



        一提起那个老家伙,白小川就来气,深邃的眼眸杀气涌动。



        前世,他之所以家破人亡。



        凭借钱坤这个纨绔,还无法做到。



        很多时候,都是钱老爷子在后面推波助澜。



        那我就先杀你。



        再杀那条老狗!



        窗外,钱坤见白小川迟迟不下手,还以为他怕了。



        顿时,胆气一壮,色厉内荏地吼道。



        “废物,听到了么……赶紧把我放了……”



        “敢杀我,老子灭你全家……”



        一个蝼蚁,敢威胁元婴期的大修士,真是好笑。



        白小川眼中闪过寒芒。



        前世,你就是把我从这里丢下去的。



        今生,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快意恩仇!



        方显大丈夫本色!



        “走你!”



        白小川随手一抛。



        这本就是六楼,钱坤的身体又往上被扔出十几米高。



        在半空中划了个优美的抛物线。



        最后朝着地面坠落。



        当然,如果白小川愿意,足可以把这家伙扔出地球。



        “啊——”



        凄厉的惨叫声,夹着狂风吹出去老远。



        诸多办公大楼里面的白领,有见到这一幕的,无不惊悚尖叫。



        “天哪,有人跳楼!”



        “啊,好可怕!”



        “现在人都这么想不开么。”



        “估计是被女神给甩了想不开吧,生命诚可贵,何至于如此。”



        此时。



        在街道上。



        一辆价值千万的豪车,就停在马路旁边。



        车内,驾驶位子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正在打电话。



        “喂,刘记者,你们上楼了没有……哦,刚刚上去了,好的好的……”



        “太好了,记得一定要拍下那贱女人鬼混的一幕,钱少早就上去了,太好了!”



        黄露露挂了电话。



        兴奋地挥舞了一下拳头,得意地嘴里哼着小曲儿,眼里闪着怨毒之色。



        “哼,慕婉柔,这次我让你身败名裂,看你还怎么有脸嫁给钱少。”



        俗话说,防火防盗防闺蜜。



        黄露露可是慕婉柔最要好的闺蜜。



        表面上,黄露露对慕婉柔好得不得了,但暗地里却恨她恨得要死。



        “两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飞啊飞啊……”



        黄露露摇头晃脑,哼着小曲儿。



        手舞足蹈,脑海中幻想钱坤当场抓奸的精彩一幕,以及她嫁入豪门的种种富贵奢侈生活。



        “呵呵,估计慕婉柔的脸都被打肿了吧。”



        “还有那个窝囊废学生,让岛城最漂亮的女总裁把你给睡了,你应该感谢我。”



        “那你让我怎样谢你?”



        突然,后座位上,传来一个戏虐的冷笑声。



        如幽灵般在耳畔响起。



        黄露露吓得浑身汗毛竖起,回头就看到了身着校服的白小川,正歪着头嘲讽的目光看着他。



        那居高临下的眼神,充满了轻蔑跟不屑。



        哪里还有之前的半分窝囊气。



        倒像个高高在上的帝王,霸气无边地要掌控世间一切。



        单纯这股强大的强大的气势,就不是钱坤那三秒男所能具备的。



        黄露露在震惊之后。



        内心竟然涌起奇异的快感,渴望被对方征服。



        一时间,竟然忘了去问对方是如何从落锁的车门子外进来的。



        又是如何从钱坤手中逃出来的。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面前的这个小鲜肉勾起了她的欲望。



        这可是个风骚的女人,岛城出了名的交际花。



        一天得不到男人,晚上就睡不着觉。



        黄露露眯起的桃花眼充满了欲望,上下打量着白小川,帅气又阳光,越看越满意,咯咯笑道。



        “你个窝囊废,之前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厉害,慕婉柔没有喂饱你,没关系,姐姐再给你就是。”



        说完,放下座椅,迫不及待就要扑上来。



        这样的小鲜肉,落在她手里,还不得被榨成人干。



        白小川嫌弃的一把推开她。



        “烂女人,离我远点。”



        “你陷害柔姨,今天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哎呦,没看出来,你瘦了吧唧的还挺有力气,那方面肯定也很厉害吧。”



        “来吧,让我体验一下——”



        黄露露精虫上脑,又要扑上来。



        “咣当!”



        突然,有重物从天而降,刚好砸中她的豪车车头。



        前引擎盖都被砸得变了形。



        四个车轮胎全部爆胎。



        街道上,发出一连串刺耳的警报声。



        车窗玻璃全部被震碎,哗啦啦地掉落一地。



        附近的行人,吓得四散奔逃。



        “谁踏马的找死,敢砸老娘的车,活得不耐烦了……”



        眼看好事儿就要成了,却被人给打扰,这让黄露露十分恼火,回过头去就开骂。



        突然,一个血淋淋的脑袋,就从前面车窗耷拉下来,正冲着她的脸,眼珠子都脱落出来了。



        血吧嗒吧嗒滴到了她的脸上。



        仔细一看,正是钱坤,好像索命的厉鬼,脑袋瓜子都裂开了。



        “……”



        大脑短暂的空白之后,黄露露浑身炸毛,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啊……”



        “啊啊……死人了,死人了……”



        她手忙脚乱地打开车门子,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钱坤,游戏才刚刚开始,我不会让你就这么轻易的死去。”



        白小川手掌按着对方的脑袋,五指微微一抓。



        就见一团透明的灵魂体,从钱坤体内被强行抽取出来。



        这是钱坤的魂魄,目光呆滞,表情还有些茫然。



        “钱坤,死亡的滋味如何?”



        白小川冷笑问道。



        “啊!”



        钱坤脸上的表情,瞬间转为惊恐。



        “你、你、到底是谁?你不是那个窝囊废!”



        白小川冷笑道。



        “你只说对了一半,我还是我,但我又不是我。”



        “前世拜你所赐,我大难不死,穿越到了修真界,修炼两千多年成为元婴老怪,如今回来找你报仇了。”



        若是有人在车窗外看到这一幕,还以为白小川是个神经病,对着空气在自言自语。



        因为灵魂体,肉眼凡胎是看不见的。



        元婴老怪找我复仇!



        “……”



        钱坤吓得灵魂直冒寒气,眼球瞪得炸裂。



        听上去好像玄幻小说。



        这尼玛怎么可能是真的!



        “轰!”



        白小川打了个响指,掌心中燃烧起一团灵气火焰,瞬间吞噬了钱坤的灵魂体。



        一阵凄厉杀猪般的惨叫声传出。



        “啊啊!”



        钱坤的灵魂体在烈火中剧烈地抽搐挣扎,被烧成各种形状。



        巨大的痛苦,要超过方才临死前的上百倍不止。



        钱坤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如此,就不应该招惹这瘟神。



        “不……白小川,我错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给我个痛快……”



        “哼,直接杀了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慢慢享受吧,游戏才刚刚开始。”



        “前世,你们钱家残害了我的父母亲人,让我家破人亡。”



        “今生,我就灭你们钱家,一雪心头之恨!”



        随后,白小川手一挥,将钱坤的灵魂体收入一个随身携带的玉净瓶内。



        让他慢慢享受灵气火焰的焚烧之苦。



        再说黄露露,高跟鞋都跑掉了,脚上的丝袜被磨破。



        突然,前面路口走出来一道人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黄露露,站住!”



        ……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