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都市小说 - 我元婴老怪你跟我说高考在线阅读 - 第1章 高考当日,跟阿姨来开房

第1章 高考当日,跟阿姨来开房

        重生高考当天



        “小川,对不起,阿姨真的受不了了……”



        望着面前的丰腴小少妇,好像一条蛇缠在他身上,正在扒他的衣服。



        白小川只觉眼前白花花的晃得他眩晕,脑袋嗡嗡乱响。



        奇怪,我不正在修真界渡九九八十一劫的最后一劫。



        九天罡雷大劫么。



        怎么会天降一个极品美妇。



        铛铛铛!



        墙上的钟表走到了八点钟的位置,日期显示是6月7日。



        床头上的手机备忘录内,语音提示响起。



        ‘主人,主人,高考倒计时,血拼一百天,杀入985!’



        高考?



        修真界还有这玩意儿?



        揉了揉眉心,看清楚面前娇艳动人的美妇,目光迷离显然是被人下了药,神志不清。



        “柔姨!”



        “这一别,就是两千年,没想到还能遇见。”



        白小川微微一怔。



        深邃的眼眸似乎能洞穿岁月轮回,闪过一抹罕见的柔情。



        他意识到自己这是重生了。



        回到高考前,即将要被杀害的前一刻。



        没想到,我从修真界回来了!



        他眼底闪过一抹寒芒,攥紧了拳头。



        这次之所以渡劫失败。



        究其原因就是道心不稳,仇恨未平,尘缘未了。



        重生,就是上天给了他一个弥补缺憾的机会。



        前世。



        他是岛城一中最窝囊、最垃圾的学生。



        没有之一。



        属于怎么用功,都不开窍的那种极品笨蛋。



        在校园里任人欺凌,屁都不敢放一个。



        在高考前的一刻,他被人迷晕,设局诬陷,被号称岛城第一美妇的慕婉柔给睡了。



        慕婉柔是他母亲的小闺蜜,对他疼爱有加......



        前尘往事成云烟。



        原本已经消散在脑海之中,却在渡劫时一一浮现在眼前。



        杀他的人,名叫钱坤。



        岛城豪门钱家的纨绔恶少,祸害了不少美女。



        在当地横行霸道,惹得天怒人怨。



        他一直在追求慕婉柔,将其视为禁脔。



        凡是靠近她的男人,都被他给暗中清除了。



        而做局的人,竟然是慕婉柔的闺蜜黄露露。



        这个岛城有名的“女公交”,早就暗中跟钱坤勾搭在一起。



        但后者只对她的风骚感兴趣。



        最想娶的还是慕婉柔。



        于是,为了搬开这块绊脚石,心思歹毒的黄露露就设下了这个圈套。



        在两人待在床上的时候,她打电话给钱坤让他来抓奸。



        可想而知,胆小懦弱的白小川,怎么可能是钱坤的对手。



        被对方给三拳两脚打怂了,然后从6层楼上扔了下去,摔成了重度残疾。



        高考当天跟老妈的闺蜜开房。



        被曝光后,羞愧跳楼自杀!



        这则新闻被钱坤一番运作之后,瞬间就冲上了热搜,引来数千万的点击量。



        重伤的白小川,也因此名声大噪。



        成了岛城一中。



        乃至全天下千千万万考生的耻辱。



        父母也因此被人肉网暴,承担了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



        但他们不相信儿子会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踏上给儿子申冤的漫长之路。



        加上对儿子的救治,医院就像个无底洞,让他们变卖家产,还欠下不少外债。



        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但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想要还儿子清白,哪儿那么容易。



        钱家有钱有势,早就把这件案子给办成了铁案。



        根本无法翻供。



        唯一的证人慕婉柔,事后也被钱坤给强行囚禁在了地下室。



        沦为他发泄的工具。



        最后,不堪其辱,咬舌自尽。



        她所创办的慕氏集团也被钱家吞并。



        母亲一怒之下,脑干大出血,因为无钱医治而撒手人寰。



        悲愤欲绝的父亲,选择铤而走险,准备跟钱坤同归于尽。



        可惜对方早有察觉,还没等他动手就被对方手下的恶奴给打断了四肢,丢进了精神病院。



        半年之后,也抑郁而死。



        死在一个寒冬腊月天里,临死都没能闭上眼睛。



        还是一个远房亲戚把他安葬的。



        姐姐白牡丹的命运最为悲惨。



        她先是被钱坤给抓走遭受凌辱,然后被强行逼迫吸食毒品,卖到了会所接客。



        眼角膜都被人给摘走了,彻底疯了,沦为乞丐,沿街乞讨。



        见谁都喊。



        ‘我弟是冤枉的……把姓钱的抓起来……’



        ‘我弟是冤枉的……把姓钱的抓起来……’



        最后,姐姐是死于毒品发作。



        总之,他们家被钱家给害惨了。



        瘫痪在床的白小川心如刀绞,泪湿白枕,远房亲戚不愿管他这个拖油瓶,拔了他的氧气管......



        记忆再次涌上心头,宛如发生在昨日,拳头紧攥,仇恨的火焰在胸中燃烧。



        “噗!”



        心情悲愤之余,喉头一甜,竟忍不住喷出一口血。



        顿时,血染两座雪峰。



        一红一白,鲜艳夺目。



        好像雪地上,绽放的梅花。



        “啊……”



        炙热的喷射,让慕婉柔忍不住尖叫一声。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白小川略感尴尬。



        从床头抽出一张湿巾,就去给对方擦拭。



        结果,越擦越多。



        光滑的肌肤上,鲜红的血液如妖异的画卷。



        血沿着山峰,往下滴落……



        “白虎!”



        白小川吃了一惊。



        那双古井不波的深邃眼眸,闪过火热之色。



        前世,他肉眼凡胎,没有看出来整天跟他朝夕相处的慕婉柔,居然还是九阴玄冰体。



        只有这种体质,才能生有白虎。



        这种天生的体质即便是修真界都十分罕见。



        九阴玄冰体若是与他的洪荒纯阳道体相交合,就能阴阳平衡,水火既济。



        对修复因渡劫失败而支离破碎的道丹大有裨益。



        对于一个元婴巅峰的大修士而言,道丹破裂,顶多只能活一个月。



        除非能想办法,愈合道丹,才能保住神魂,延长寿命。



        “也罢,本尊就赐你一场机缘。”



        一念及此,白小川就不再犹豫,伸手一点对方小腹神阙穴……



        事后。



        “啊——”



        逐渐清醒过来的慕婉柔,发出羞愤高亢的尖叫声。



        身下的床单上,绚烂的朵朵桃花开,鲜艳夺目。



        她秀发凌乱,指着白小川怒斥,气得都哭了。



        “该死的,白小川,我、我是你妈闺蜜。”



        “我、我、我竟然对你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



        因为情绪激动。



        慕婉柔的声音都劈叉了,缩在被子里面的娇躯不停颤抖,眼里有水雾弥漫。



        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旁,白小川盘膝运功,如老僧入定般。



        导引着从对方体内勾来的一缕九阴玄冰之气,与自身的纯阳之气相互交合,形成一股暖流,在任督二脉缓缓流淌。



        最后,汇聚在丹田气海之处,形成了一个小太极。



        碎裂的道丹在一点点愈合重组。



        虽然见效甚微。



        但好歹有效果。



        毕竟,慕婉柔目前还没有觉醒体质。



        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舒泰之意,白小川嘴角微微上扬。



        “总算是成了。”



        先前还在担心,两股气息不能完美融合,无法发挥作用呢。



        慕婉柔气急。



        “成你个大头鬼。”



        “你还笑!”



        虽然是自己主动,但慕婉柔还是气不打一处来,抄起旁边的枕头,就砸在白小川的脑袋上。



        砸了几下,还觉得不解气。



        又纵身扑上去,在他身上一阵乱咬,跟发狂的母老虎一样。



        咬吧。



        使劲儿咬。



        只有这样,对方心里才能好受点。



        身为活了两千多年的元婴老怪,白小川饱经岁月沧桑,自然不会跟对方计较。



        最后,慕婉柔实在没力气了,扯过被子蒙头抽泣起来。



        白小川隔着被子,拍了拍她,安慰道。



        “柔姨,你误会了,你什么都没有对我做。”



        “反而,我帮你治好了宫颈癌。”



        “你得到了我的精气滋养,此后将容颜不老,青春永驻。”



        凭空得了一场造化,这对慕婉柔来说,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去死,鬼才信你——”



        慕婉柔还想扑上去撕白小川,猛然停手。



        她仔细感应了一下身体。



        果然没有受到入侵。



        再看到白小川嘴角的血迹,床单上的血,是这家伙吐出来的。



        想到意识彻底迷失前的情景,慕婉柔脸都红得都快要滴出水来。



        “先把衣服给穿上。”



        白小川缓缓起身,见怪不怪。



        在修真界,多少圣地圣女,曾经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



        “啊!”



        慕婉柔尖叫一声,连忙缩回被窝。



        只露出一张脸,红得像熟透的水蜜桃。



        只觉得小腹传来一阵暖意,说不出的舒服。



        原先折磨她的宫颈癌,居然感觉不到了丝毫的疼痛。



        难不成宫颈癌真的好了?



        等等……



        这臭小子怎么知道自己的宫颈癌?



        要知道,这件事情十分隐秘。



        只有她自己知道。



        谁都没说。



        一个月前,她时常感到小腹绞痛,起先以为是经期不调的原因。



        可情况越来越严重,发作起来痛得连坐都坐不住。



        最后去医院检查,是宫颈癌晚期。



        最长活不过半年。



        手中拿着诊断书,慕婉柔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难不成,宫颈癌真的好了!



        慕婉柔持怀疑态度,疑惑地盯着白小川。



        清秀稚嫩的脸庞,那双深邃如渊的眼神,似乎能洞穿她的灵魂。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少年所应该拥有的眼神。



        倒像是一个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



        给她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小川,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个人?”



        “是人总会变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得了宫颈癌?”



        “你又是怎么治好我的病的?”



        这家伙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对他再了解不过。



        对方一撅屁股,她就知道要拉什么屎。



        说他懂医术,打死她都不信。



        白小川穿好衣服,笑道。



        “柔姨,这个你就别问了。”



        “你要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去医院检查。”



        见他不说。



        “谁稀罕问你,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



        慕婉柔白了白小川一眼,开始背对着对方穿衣服。



        一转身就无意中就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



        这一看之下,可是吓了一大跳。



        镜子里出现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肌肤水润有光泽,胴体丰满如玉,没有一丝赘肉。



        这、这还是我么?



        慕婉柔不可思议,伸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的光滑水嫩的脸庞。



        之前,她因为疾病的困扰。



        整个人都被折磨得憔悴不堪。



        脸色蜡黄,开始掉头发,脸上还长满了小豆豆。



        虽然也漂亮,但生命状态很差。



        与现在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咚咚咚!”



        突然间,门外传来一阵剧烈的砸门声。



        一个粗鲁野蛮的怒吼声,从外面传了出来。



        “开门,快开门。”



        “慕婉柔,你个贱货,大白天的就在外面乱搞。”



        “快点给老子开门,看我不打死你。”



        嗯?



        白小川猛然看向房门口方向,眼中射出两道可怕的寒光。



        前世的仇人终于来了!



        慕婉柔大吃一惊。



        “坏了,小川,你快走。”



        “钱坤来了。”



        “快快……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千万别让他看到你。”



        她着急催促,一边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黑丝被撕破了,已经没法穿。



        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钱坤是她的未婚夫。



        虽然她不承认这门亲事。



        但对方一直对她死缠烂打。



        白小川恢复冷静。



        “柔姨,你前脚被人下了药,后脚就有人上门来。”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圈套么?”



        慕婉柔已经穿好衣服,闻言一惊。



        回想起先前所发生的事情。



        事发前。



        闺蜜黄露露请她在学校的餐厅吃饭,还热心地递给她一杯奶茶。



        喝了之后,她就觉得浑身发热,头脑昏沉。



        后面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了。



        慕婉柔是个聪明的女人。



        否则,也做不了上市集团的总裁。



        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问题的关键。



        “好你个黄露露,竟敢陷害我。”



        “咣当!”



        房门被人给一脚踹开。



        一道身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