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网游小说 - 星痕之门任也许清昭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突然摊牌

第九十二章 突然摊牌

        极寒之地。



        任也斟酌许久后,独自选定了轮值人员。



        第一组,许清昭,刘纪善,马夫,书生。



        第二组,唐风,李彦,邢涛,郭采儿。



        这两组人员的选择,看似很随意,但却是任也考虑很久的选择。



        比如第一组的书生和自己有死仇,所以他选择了单人战力比男人还强的许清昭,以及体格壮硕,但却一心想要打女人的刘纪善。



        至于,郭采儿和邢涛,他也考虑过是否给俩人分开,但仔细琢磨了一下对面阵营的情况后,还是决定让他们在一起……



        一切弄妥,两组轮换,任也监视,大家开始一块抗击寒潮。



        ……



        傍晚。



        京都,一家名为“年轮”的酒店内。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闫多多掏出手机,轻声冲着黄维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一下。”



        “好的,闫总。”黄维应了一声后,抬头看着放完行李的任大国,笑吟吟地说道:“大哥,在京的这段时间,我和闫总轮值。要么他陪着你,要么我陪着你……你女儿那边也一样。”



        任大国倒了杯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我拉粑粑,你们也陪着?”



        “……也可以一块。”黄维跟老爹已经混熟了,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了。他用开玩笑的口吻,提醒了一下对方:“反正,上面的意思是,我们要很周到。”



        任大国弯腰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突然问了一句:“我儿子没事儿吧?”



        什么叫周到?



        黄维的意思很明显,他和闫多多要二十四小时跟着自己,甚至可能还要在一个房间睡觉。那究竟办什么样的案子,需要这么严谨的“周到”?老爹问出的这句话,显然是表达了一位父亲的担忧。



        “没事儿,没事儿。你不用担心,几天就结束了,任也那边的事情做完,他也会来京都。”黄维笑了笑。



        ……



        酒店的走廊内,闫多多很讲究的从怀中掏出手帕,并仔细地擦了一下手机上看不见的灰尘,这才按了接听键:“喂,领导。”



        “你接电话为什么这么慢,是不是又拿手绢擦手机了?”电话中,一位老人扯着破锣嗓子训斥道:“下回我给你打电话,五秒内不接,我扣你星源。”



        “没有,没有,陈叔。”闫多多深知电话中这位老头的脾气,连忙否认过后,问道:“怎么了,您找我有什么事儿?”



        “急事儿。”电话中,陈叔稍稍停顿一下:“总部仔细研究了一下,决定改变对待任也父亲的态度,你这样做……。”



        五分钟后,电话挂断,一向好脾气的闫多多,脸上的表情非常无奈,眉头紧锁。



        他站在走廊内,平复了好一会情绪,才走到客房门前喊道:“黄维,你快过来一下。”



        “哦。”黄维怔了怔,扭头冲着老爹说道:“那你休息一下,一会我陪你出去做足浴……”



        说完,他迈步离开客房,与闫多多一块走进了楼梯间。



        “怎么了,闫总?”



        二人对视,闫多多眉头轻锁:“我刚刚接到总部电话,上层要求我们和任也父亲摊牌,然后……把他送到总部去,说是有人要见他。”



        黄维一脸懵逼:“摊牌?什么意思,要让我们跟任大国……解释任也进星门的事儿嘛?而且还要把他送‘总部’去?总部从来没有对普通人开放过啊……!”



        “对。”闫多多点头。



        “这不扯淡呢嘛?”黄维看见闫多多肯定的表情,心态炸裂:“这总部,怎么在对待任也的事情上,这么反复无常呢?!我刚刚才跟任大国说完,他儿子去办案了,而且让他不要担心。这现在又提星门,又提神异?他都多大岁数了,不怕给他搞出精神分裂嘛?普通人的承受能力有限啊,这一个谈不好……他就是第二个唐风。人疯了,那我怎么跟任也交代?”



        闫多多沉默三秒,用领导的口吻喊道:“黄维。”



        “……到!”



        “我代表沪上守岁人,现正式命令你和任大国摊牌,并且必须想办法让他接受这个事实。”闫多多公事公办:“一会你主聊,但不能出事儿。”



        一向在闫多多面前,表现得跟小猫一样乖巧的黄维,咬牙嘀咕道:“这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房间内。



        任大国翘着二郎腿,正面无表情地摆弄着手机,给一位朋友发了消息。



        楼梯间,黄维叉着腰,表情非常无奈:“跟任大国摊牌不难,难的是,等任也出来了,我该怎么跟他解释?!他不止一次说过,不想让家里知道星门的事儿。而且任大国是普通人,摊完牌,还要签署一系列的保密协议……唉。”



        “上层选择在这个时候摊牌,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闫多多思考一下道:“毕竟,我们的位置,视角是比较狭窄的。”



        ……



        五分钟后。



        黄维坐在了任大国面前:“叔,哦不,大哥……我……你……!”



        任大国皱眉看着脸色涨红,表情有些紧张的黄维,又狐疑地看了一眼在不停玩手机的闫多多:“怎么了?是不是我儿子……出……出什么事儿了?!”



        “啊,没有,没有。”



        “那你吞吞吐吐的干什么,究竟怎么了?”



        “大哥,接下来,我要跟你说的每一句话,你可能都难以消化,难以理解,甚至过于震惊和迷茫。”黄维点燃一根香烟,用惯用的发展下线话术,声音富有磁性地说道:“但我相信,以你的经历和文化水平,应该还不至于失态。”



        任大国瞧着他,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其实任也并不是去办案……,”黄维说到这里,皱眉打开手机,输入密令,调出了有关于任也的一些档案和资料:“你一边看看这个,我一边和你解释。”



        任大国接过手机,低头观看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他脸上的表情急速变化,有茫然,有错愕……最后却变成了极度震惊。



        “刷!”



        任大国猛然起身,脸色煞白,语气结巴:“你是说……我儿子进了一个门,然后穿越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闫多多缓缓点头。



        “你忽悠鬼呢?”任大国用手咣咣拍着桌子,表情充满了怀疑和焦急:“这么扯淡的剧情,我踏马都写不出来!你们跟我说实话,我儿子到底去哪儿了?说话!”



        他双眼通红,表情狰狞,一副要拼命的模样。



        黄维与闫多多对视了一眼,后者缓缓起身,一字一顿:“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换谁一时间都很难接受。但我刚才正好接到了总部的命令,上层有人要见您,是谁……我也不清楚。不过,总部所在的地方……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您只要去了,就一切都明白了。”



        任大国见闫多多说得非常郑重,自己的表情也逐渐凝滞:“是……是小也自己同意去的嘛?”



        “对。”黄维点头:“也是我谈的,也是因为这个事儿,他才能被从监狱中提出来,而且不用走任何司法流程。”



        “嘭!”



        任大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呆滞:“我就说嘛,这办什么案子,还至于把直系亲属接到京都来……二十四小时保护?原来是踏马的穿越回去,跟古人打仗去了。这太离谱了……!”



        ……



        两个小时后,汽车开到了一家名为“年轮”的酒吧门口。



        这家酒吧,之前闫多多进京汇报时,也曾来过,只不过因为沪上临时出事儿,他又放弃了那次面对面的机会。



        三人一块进入酒吧内部,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任大国沉默许久后,突然扭头看着闫多多问:“你说的总部就是这里嘛?我没有看见……。”



        “不是这儿。”闫多多摇头。



        “什么意思?不是这儿,是哪儿?”任大国表情凝重且疑惑。



        “京都之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