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科幻小说 - 末世天灾,我靠吞金超市躺赢在线阅读 - 第224章 小金羊壕无人性

第224章 小金羊壕无人性

        江斐:“尤承宇说你对我心怀不轨。”

        陆昱莫名紧张起来。

        离开安全所的那天晚上,他确实偷偷摸过邻居的脸……

        “尤承宇还说,你把他当成了情敌,嫉妒他,才动手打了他。”

        陆昱心里不认同。

        那种人,不配成为对手。

        江斐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完整的告诉了陆昱。

        见江斐神态正常,并未被尤承宇的谎言影响到,陆昱放松下来,解释了一句:“我打尤承宇,是不想让他继续骚扰你。”

        “你做得没问题,下次见他一次就打一次。”

        也不知道尤承宇脑袋哪根弦搭错了,想要追求她。

        “对了,我今天帮你问了救援队,他们不招临时工。”陆昱微俯下身,小声道:

        “救援队的职位比安保队高,你放心用枪,不用在意那些人。”

        “有事我帮你兜底。”

        他想做官方的工作,本就是为了给邻居和朋友们开后门。

        “救援队发的衣服怎么样?”

        陆昱站好给江斐展示。

        队友人帅身材好,天生的衣架子。

        江斐真心实意地夸赞:“好看。”

        闻言,陆昱唇角轻翘:“我去帮忙干活。”

        人多力量大,不到中午,小商场三层的货就摆完了,只剩下贴价签。

        一楼,二楼,主要卖的是食物,饮用水饮料,冻肉,蔬果,水产,普通牌子的纸品家清。

        三楼作为服务富人的楼层,商品都是最好的,还比楼下多了珠宝首饰,化妆护肤品,鲜肉,末世后罕见的一些水果蔬菜等。

        除了一楼商品的价格,比安全所贵了一倍,其他两个楼层翻了三倍不止。

        顶楼的一个释迦果,就卖到3000克黄金。

        按照苏流远的话说,卖便宜了富人不喜欢买,要让他们体会到和普通人区分开来的感觉。

        贴价签是一个慢活,不仅要用记号笔写上价格,还要来回上下楼查看每种商品的定价。

        江斐拿纸笔抄了几份定价表。

        每层楼两张。

        由江小石送去。

        省得大家跑来跑去了。

        “江斐姐姐!”

        门口传来的喊声吸引了江斐的注意。

        是莫言安。

        站在他后方的刘叔,和三个保镖抬着一块金闪闪的牌匾——

        “平安小商场”

        每个字的上面都镶嵌了满满的碎钻,在日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江斐一愣。

        “你拿黄金和钻石做的牌匾?”

        莫言安:“嗯,不过牌匾是镀金。”

        “我让工人加急做出来的,有需要改的地方吗?”

        “没。”江斐上手摸了一下牌匾上的碎钻。

        如果不是超市仓库有一大堆钻石,她都想趁机扣下几颗带走。

        小金羊壕无人性啊!

        “牌匾今天就能挂上,江斐姐姐你定下开业日期了吗?”

        江斐想了想:“周六吧。”

        “居民周六周日休息,人会多一些。”

        想起尤雨曦温柔的性格,江斐问道:“你了解尤家的情况吗?”

        “尤承宇父母的为人如何?”

        她一开始是想拿录音笔的证据,去安保总公司为队友讨说法。

        但听队友说完安保总公司的背景,便改变了主意。

        那里是豪门世家的地盘,她去找没有用,也不想麻烦莫言安。

        既然孩子不听话,那就找父母来管,从根源解决问题。

        毕竟尤家在京都的地位很高,仅次于莫家,私下处理掉尤承宇容易引来麻烦。

        那是她最后的选择。

        “尤叔叔和尤阿姨人很好,末日前经常做慈善,帮助有困难的人,末世后还会给普通幸存者发免费的物资,就是教出的孩子……”

        莫言安委婉地点评:“一个眼里只有爱情,一个愚蠢至极。”

        “可能正正得负了。”

        “江斐姐姐你问这个做什么?尤承宇又来找你麻烦了?”

        江斐把她的计划跟莫言安说了。

        没想到江斐是要告状,莫言安表情微妙。

        幼稚了点,但有用。

        “尤承宇最怕的人就是尤叔叔尤阿姨。”

        “他为了不被管教,一直住在外面的别墅,前不久因为抢劫的事,才搬回了尤家。”

        “你有他骚扰你的证据,尤叔叔和尤阿姨一定会管的,你要去的话就带上刘叔,不然门卫不会让你进去。”

        行动力超强的江斐,当即找莫言安要了尤家的地址。

        将小商场交给陆昱管理,带着刘叔开皮卡走了。

        —

        尤家位于京都郊区的庄园。

        江斐刚停下车,门卫就拿着电棍出来了。

        “这里不许停车,赶紧开走!”

        刘叔降下副驾驶的车窗:“这位是我家少爷的朋友,来拜访尤先生。”

        莫言安曾经带刘叔来过尤家。

        刘叔又天天跟在莫言安的身边,京都的人基本都认识他。

        门卫连忙打开大门,让江斐开车进去。

        紧接着,跑到了门卫室,用呼叫机联系别墅里的人,告诉对方莫少爷的朋友和刘叔来了。

        刘叔则在半路下了车:“江小姐,前面那栋别墅就是尤家人居住的地方。”

        “您要找尤承宇的父母告状,我作为莫言安少爷的人,露面不太好。”

        “而且尤二小姐还喜欢我家少爷,若是她见到我,恐怕会以为是少爷派我来找她的。”

        江斐:“那你开我的车走吧。”

        “不用的江小姐,我带了对讲机,可以联系保镖过来,接我回去。”

        “你注意安全。”江斐重新启动车子,来到刘叔所指的别墅外面。

        取出超市仓库的录音笔下车,走上了台阶。

        与此同时,房门打开。

        身穿素雅白色长裙的尤雨曦,小脸洋溢着笑容:

        “刘叔你怎么来了?还带了言安的朋友……”

        尤雨曦的声音戛然而止,懵懵地看着江斐:“刘叔呢?”

        江斐:“他走了,我有事找尤先生。”

        “原来你就是门卫说的那位莫少朋友。”尤雨曦侧身示意江斐进屋。

        随即像是想起什么,瞬间抿紧嘴,装作严肃的板起脸。

        她才不要对情敌笑呢!

        发现尤雨曦一秒变脸,还哼了一声转身离开,江斐感到莫名其妙。

        换上一次性拖鞋,在保姆的带领下走向客厅。

        尤父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四十岁左右,面容威严。

        尤承宇不在家,估计是去医院包扎伤口了。

        见江斐过来,尤父让保姆退下去,开口道:“请坐,你是?”

        “江斐,莫言安少爷的朋友。”江斐没有坐下,而是直接说明了来意。

        “尤先生,我今天来,是因为尤大少爷多次欺负我和我的朋友,我们被逼得没有办法,动手打了尤大少爷。”

        “我们怕他会报复得更狠,想着来找尤先生处理。”江斐半真半假道,将录音笔递给尤父:

        “这里面是证据。”

        尤父疑惑地按下录音笔的播放键,剑眉逐渐拧紧。

        当听到那句“安保队是我们上层的人说了算”,尤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躲在一旁偷听的尤雨曦,也有点气呼呼。

        哥哥怎么可以欺负人?!

        “混账!”

        “简直无法无天!谁教他利用身份欺负人,还强迫女性了?!”

        这时楼上走下来一位中年女人,容貌和尤雨曦八九分像,是尤母。

        “老尤,你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火?我在楼上都听见了。”

        注意到站在客厅的江斐,尤母一怔:

        “你……是不是姓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