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科幻小说 - 末世天灾,我靠吞金超市躺赢在线阅读 - 第195章 水源污染

第195章 水源污染

        “我肚子疼……”

        门外传来刀蓉虚弱的声音。

        江斐立刻过去开门。

        依靠着房门的刀蓉,倒在了她的怀里。

        小脸惨白,唇边和衣服上残留着少量的呕吐物,两只手紧紧地捂住肚子。

        刀蓉身材瘦小,不沉,江斐将人抱到床上躺着。

        随即,去桌边倒水。

        偷偷换成超市的喷泉水,才小心地喂给刀蓉喝。

        感觉到胃里的不适感减轻很多,刀蓉用脸蹭着江斐的手哼哼唧唧。

        “江妈……我恶心……一直吐……还不停地跑厕所……”

        那就是上吐下泻。

        一般是急性肠胃炎,胃肠型感冒,消化不良等症状。

        新特效药可以治疗。

        借着口袋的掩护,江斐拿出超市仓库的药,给刀蓉吃了两粒。

        保险起见,用对讲机联系了凌昭睿。

        “基地里有医生吗?”

        “小蓉上吐下泻,肚子疼,乏力,我喂了新特效药,不确定有没用。”

        凌昭睿:“基地有小医院,医生正在给其他人看病。”

        “不止小蓉,一半的人都出现了这种症状,有的轻,有的严重。”

        “老师和医生初步怀疑是食物中毒,但可能性不大。”

        “我们吃饭都是去食堂,一样的饭菜,如果有问题,应该是集体中毒。”

        江斐:“等一会出检查结果了,你记得告诉我。”

        关了对讲机,江斐仔细回忆上一世的灾难。

        病毒过后是冰雹,地震,并未再有过疾病。

        是新天灾,还是有像尚广望那样的人,在报复种植基地?

        队友们距离太远,对讲机联系不上,刀蓉又不舒服,江斐走不开,只好先照顾孩子。

        刀蓉吃了药没有再吐过,肚子的疼痛也减轻了,可一趟趟跑厕所,拉得人腿都软了。

        怕刀蓉脱水,江斐给她喂了止泻药,以及一杯电解质水。

        “江妈我的屁股好疼……要呼呼……”

        江斐:“……”

        你做梦!

        江斐选择喂刀蓉一块水果糖,吓唬她:“说话多,跑厕所的次数就越多。”

        刀蓉害怕的抿紧了嘴巴。

        吱嘎——房门被人推开。

        是凌昭睿,一手拿着两板药,一手拎着一袋瓶装水。

        “江姐你和小蓉千万别再喝基地里的水。”

        “我们接到上面的通知,蝗虫污染了水源,很多人都细菌感染了。”

        “没被感染的,是因为抵抗力强。”

        “这是抗生素,你和小蓉一人一份,吃新特效药也能缓解。”

        “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细菌,你们喝瓶装水,不要喝水龙头的水。”

        话落,凌昭睿匆匆离开,回基地的小医院帮忙。

        江斐喂了刀蓉抗生素。

        折腾了快一晚上,刀蓉疲惫的睡着了,江斐却毫无困意。

        她和凌昭睿在基地一直喝的是水龙头里的水,之所以没被感染,或许跟改善体质有关。

        那些症状轻的,估计也是平安两家店的老主顾。

        毕竟常吃超市出品的蔬果,对身体好。

        只是……粮食危机还没有彻底解决,就出现了水源问题。

        人类,动植物,都需要水。

        安全所还能撑下去吗?

        不知道队友那边怎么样了……

        天刚亮,江斐便待不住了,将刀蓉交给别的工作人员,开皮卡回到安全所的居住区。

        随处可见倒在街上呕吐不止的人。

        救护车再次一辆一辆穿行在街道上,江斐听着那声音莫名心慌,拿对讲机呼叫陆昱。

        确定对方安然无恙,开去了西大街。

        苏流远等人都在分店的二楼。

        江正康,江小石,姚金,牛二全部细菌感染,苏流远和韩阳没事。

        韩阳一个人照顾不来,苏流远昨晚留在了店里睡。

        江正康和江小石症状轻微,吃完药就好了。

        牛二跟姚金的情况,比他俩稍微严重一点。

        江斐过来时,牛二被困在一楼的厕所里。

        姚金躺在单人床上,脸色苍白如纸,举着手呻吟。

        “我要爸爸……牛二……快把我爸找来……”

        江正康强行将姚金的手塞进被窝里,难得透露出些许的不耐烦:

        “牛二还在上厕所,一会我找阿猛去接你爸。”

        江斐疑惑地问道:“姚金的情况怎么这么严重?”

        一旁的苏流远忍不住吐槽:“严重个屁,他跟牛二好差不多了,纯粹是想他爸了,在这哼唧,一早上叨叨不下一百遍。”

        “就像孩子生病难受,喜欢找妈妈。”

        江斐:“……”

        怪不得舅舅对病人是这种态度。

        见姚金又把手举起来,要继续念叨,江斐一手刀将人砍晕。

        店里安静了。

        苏流远几人下不去手,她可以!

        虽然下手狠,但江斐拿对讲机联系了阿猛,先询问了那边的情况。

        王瘸子等人症状轻微,没什么大事,已经吃了药,江斐让阿猛转告姚大莽过来一趟。

        不到半小时,姚大莽就开车赶到。

        人还没有上楼,声音传过来了。

        “我的儿——!”

        姚大莽哒哒哒地跑上来,当看见床上紧闭双眼的姚金,险些摔倒在地。

        “小金……你为什么不多等爹一分钟啊!”

        “我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人没死,只是昏了。”江斐及时打断了姚大莽的鬼哭狼嚎。

        姚大莽顿时松了口气,胡乱地抹去泪水,跑到床边,心疼地摸着姚金苍白的脸。

        “江老板,店里卖米吗?”

        “我想买一些,再租分店的厨房,给小金煮点粥喝。”

        江斐大方的开口:“不用给钱,你随便用。”

        好歹是合作伙伴,她不至于这种小事都坑对方一笔。

        姚大莽去楼下拿了一小袋米,一桶瓶装水,一捆青菜,三根火腿肠,一盒鸡蛋。

        准备煮青菜火腿粥,煎鸡蛋,还给江斐等人的那份带了出来,当早饭。

        牛二身体好多了,帮他打下手。

        煮完粥,姚金也醒了。

        江斐和苏流远他们去旁边的桌上吃,姚大莽坐床边喂姚金。

        看到自家老爹,姚金委屈地告状:“爸……江斐她打晕我……”

        “那一定是你不听话。”

        姚金气得想当场再昏过去。

        “好啦,把粥喝了,我还给你煎了鸡蛋。”

        姚大莽哄着姚金喝粥。

        平常脾气火爆的拿皮带抽姚金,此刻却尽显父亲的温柔。

        苏流远看得很羡慕:“其实姚叔对姚金挺好的。”

        “姚姨去世得早,姚叔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带大姚金不容易。”

        “可惜我没体验过这种被亲人照顾的感觉。”

        几人好奇地抬起头。

        韩阳:“说起来,我还没听苏哥你提过自己的家庭。”

        韩阳的父母,是死在了鼠灾。

        闻言,苏流远轻轻一笑:“我是孤儿,没有家。”

        “陆昱和我一样,都是孤儿,我们机缘巧合当上了雇佣兵。”

        此话一出,韩阳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瞎问什么!

        江小石突然拿勺子盛粥,吹凉送到了苏流远的嘴边,像在哄小孩:

        “啊——吃饭饭。”

        苏流远:“……”

        江斐等人:“……”

        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看他,江小石眨巴着眼:“我生病的时候,爸爸就是这么喂我的。”

        江正康默默点头承认。

        但是儿子,流远不是你的娃啊!

        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时,苏流远吃下江小石喂来的粥,笑道:

        “我也是被家人照顾过的人了!”

        江小石天真地笑起来:“帅哥哥抱!”

        苏流远抱起江小石,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吃饭。

        饭后,江斐开皮卡回了0-02。

        大黄和小鸡小鹅没事,她喂的一直是超市的喷泉水。

        给它们添满新的水和粮,江斐正要装一车饮用水回种植基地时,对讲机响了。

        陆昱:“苏流远说你回家了,我现在开车过去接你。”

        “宁局长通知我们去郑所长那里开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