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科幻小说 - 末世天灾,我靠吞金超市躺赢在线阅读 - 第25章 江斐一句话,让江正康闭嘴

第25章 江斐一句话,让江正康闭嘴

        小管心虚地移开视线:“我们没有人去过22楼。”

        “倒是你,无缘无故砸坏我们的门,应该用物资赔偿。”

        物业的其他人附和——

        “小管说得对!我们现在全靠大门来挡住老鼠,你把门砸坏了就是不想让我们活!必须赔偿!”

        “你今天搬回来的那些东西,最起码要分给我们一半!”

        “做事要讲理,不能仗着你有病,就来我们这里发疯吧!”

        江斐人狠话不多,一斧头砍在男人的腿上。

        抬手一挥,斧刃堪堪擦过一个人的脑瓜顶,吓得对方当场失禁。

        “现在,谁还想要赔偿?”

        一时间,无人敢答话。

        小管害怕地往旁边挪去,想躲同事的身后,却被江斐一把薅住头发。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

        江斐置若罔闻,直接将小管拖到走廊上。

        而后,用斧头将剩下的人逼出来。

        “不是喜欢砸墙砸门吗?”

        “今天你们砸不穿这面墙,就去水里喂老鼠。”

        见砸门的事情暴露,小管也不再否认,愤怒地爬起来:“我们这样做都是被你逼的!”

        “你在22楼吃香的喝辣的,有那么多物资,为什么不分给大家?!”

        “就因为你的自私冷血!有多少人被活活饿死!”

        “我是为了让更多人活下去,有什么错?”

        砰!

        一枚子弹打进了小管的膝盖。

        小管痛苦地倒在地上。

        没想到江斐的手里竟然有枪,原本要找机会偷袭的几人,瞬间打消了心思。

        江斐冷笑地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小管:“我冒着危险找到的物资,凭什么分给你们?”

        “你善良你伟大,擅作主张收留难民,又带人占据14楼,杀了原来的住户,我可做不出这种肮脏的事。”

        小管忍着疼,理直气壮地辩驳:“牺牲几个人,就能保护几十人,我是为了大局考虑!”

        “如果不是他们拼死反抗,我们根本不会动手!”

        “你闯人家你还有理了?”江斐一脚踹在小管的伤口上,举起了枪:

        “三个数,谁没开始砸墙,我就开枪杀谁。”

        江斐刚说一个“3”,物业的人便立刻捡东西砸1402的墙。

        小管不想死,一瘸一拐地爬到墙边,憋屈地照做。

        江斐将枪收起来,搬来一把椅子,坐在他们的身后监工。

        一手拎着斧头,一手掏了掏外套口袋,实际是从超市仓库拿出一袋五香瓜子嗑着。

        小管等人又气又馋。

        明知道他们饿,还当他们面嗑瓜子,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可几人敢怒不敢言,努力地砸着墙。

        有人想浑水摸鱼偷懒,江斐幽幽的声音传来:

        “死人才可以休息。”

        对方彻底老实,不敢再偷懒。

        枪声和吵闹的声音,将其余楼层的人引了过来。

        有的是看热闹,有的是眼馋江斐的瓜子。

        却在这时,有人从人群中挤出来,直奔江斐。

        要不是江斐拿起了斧头,李燕萍就扑到了她。

        “子明快挺不住了!你赶紧把橡皮艇给我!让我送他医院!算我求你!”

        即使急得喘着粗气,李燕萍也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江斐眼中闪过一抹恶劣:“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舅妈跪下说,我可以考虑考虑。”

        “小贱人你别得寸进尺!”

        “舅妈不想救表哥了?”

        李燕萍恨不得上去撕碎那张笑脸,可想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江子明,一咬牙,跪在了江斐的面前:“行了吧!”

        “橡皮艇没有,但骨灰盒我能帮你想想办法。”

        “江斐你他妈竟然敢耍我?!”

        李燕萍咒骂地起身,还没冲向江斐,蓦地被过来的几个人拦住。

        “我帮你打她,能不能给我火腿肠?”

        上次的火腿肠,他们都没吃够。

        江斐:“只有瓜子。”

        几人对视了一眼后,挥拳打向叫喊的李燕萍。

        瓜子也行。

        解馋!

        有人动手教训李燕萍,江斐悠哉地继续嗑瓜子。

        还不忘再拿出两袋瓜子,放到窗台上,给“打手们”当报酬。

        “你们住手!”

        突然江正康跑出来,尝试去制止暴打李燕萍的几人。

        可他们根本不听,江正康不得不找江斐求情:

        “斐斐,你可不可以放过燕萍?”

        “她毕竟是你的亲舅妈……”

        江斐凝视着江正康:“舅舅还记得舅妈以前是怎么对我的吗?”

        一句话,让江正康闭嘴了。

        只因李燕萍以前对江斐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足以用虐待来形容。

        他永远都记得,江斐刚到家的第一天,李燕萍说她脏,在天气零下二十度的院子里,故意泼了她一盆水。

        江斐当晚发高烧,险些丧命。

        家里的餐桌也没有江斐的位置,李燕萍只允许她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吃一家人剩下的饭。

        用的碗,还是之前喂流浪狗的。

        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

        他不是没跟李燕萍吵过,但对方太强势了,他不敢反抗。

        心里有愧,江正康没勇气再跟江斐求情,灰溜溜地走了。

        路过被打的李燕萍时,江正康莫名有一个可怕的想法。

        他的痛苦,都是李燕萍带来的。

        如果李燕萍死了,他低了一辈子的头,就能抬起来了……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江正康慌乱地跑走。

        李燕萍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他怎么能这么想?

        而江斐看差不多了,让打手们停手。

        几人开开心心地去分瓜子,原地的李燕萍已经遍体鳞伤,陷入昏迷。

        可惜江子萱没来。

        江斐有点小失望,没有管地上的李燕萍,扫了一眼停下的物业等人,举起了斧头:“想永远休息了吗?”

        物业的人们立刻卖力地砸墙,小管更是在心里骂死了江斐。

        为什么上天还不收走这个恶人?!

        —

        22楼。

        得知江斐拿斧头去找了小管他们,江子萱害怕对方会报复,干脆跑上来,敲响了楼梯口的电门。

        趁着死丫头不在,她要抓紧时间勾搭上22楼的那个男人!

        只有他,能保住自己!

        电门很快打开。

        开门的是肖初夏。

        同样听到敲门声出来的陆昱,站在走廊上没过去。

        认出来人是小姐姐很讨厌的女生,肖初夏没好气道:“你敲门干什么?”

        “我,我没有恶意……我是来找我表妹江斐的……”

        江子萱故作柔弱地小声说着:“斐斐对我好像有些误会,我想跟她谈谈,你们可以让我进去吗?或者让斐斐出来。”

        “我和她终归是一家人,我不想她对我越来越疏离……”

        说到最后,江子萱假惺惺地流下了眼泪。

        紧接着,装作不好意思地低头擦眼泪,其实是为了用手臂蹭开没系严的衣扣,露出傲人的弧度。

        她脸上的伤还没有好,只能靠身体。

        江子萱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

        尤其她还找出了14楼前住户的连衣裙换上,衬得她更加腰细腿长,就不信22楼的住户一点想法都没有!

        “你们帮我问斐斐,如果她不愿意见我,那我就下次再来……”

        话是对肖初夏说的,江子萱却泪眼朦胧地看向不远处的陆昱。

        可下一瞬。

        肖初夏挡住了江子萱的视线,笑眯眯开口:

        “江表姐,你胸下垂了,就不要露出来了,万一恶心到人,对你和大家都不好。”

        别以为她没看出来这人打的什么算盘!

        还想勾引陆哥?

        hetui!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