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科幻小说 - 末世天灾,我靠吞金超市躺赢在线阅读 - 第23章 今天是个熟人局

第23章 今天是个熟人局

        皮肤黝黑的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正是吴小微的哥哥,吴大勇。

        江斐心情微妙。

        今天是个熟人局。

        郑大爷狐疑地盯着吴大勇:“你怎么知道她们是好人?”

        “我以前跟江小姐合作过,她人很好的。”

        相信吴大勇的为人,不会撒谎,郑大爷示意大家放下武器,对江斐和肖初夏道:“抱歉丫头,现在世道不安全,有的人已经丧心病狂,为了一口吃的杀人,我们不得不防。”

        江斐与肖初夏说了一句“没事”。

        难得碰见熟人,吴大勇有些惊喜:“江小姐,您怎么到这里了?”

        “有人被老鼠咬了,我们来找疫苗。”

        想起吴小微,江斐复道:“你的父亲呢?”

        “他在楼下的房间休息。”

        说到这事,吴大勇的笑容变得无奈:“前段时间,我和小微好不容易凑够钱,给他做了肾移植手术,结果没几天就发洪水了。”

        “我爸住在临城二院,那是个老院,楼层低,我们怕他有危险,想着去接他换院,谁知道中途我和小微走散了,我幸运地找到了我爸,便来了最近的一院。”

        “这里的住院部被鼠群占据了,我们就跟着大家搬到了门诊楼,但小微到现在都没有下落……”

        每次有幸存者来到一院,他都会来看看。

        万一,是小微呢?

        “我遇到了吴小微,他在我一个朋友那里,但我现在联系不上他们,应该是安全的。”

        江斐将碰上吴小微的事情告诉了吴大勇,并没有说他险些被欺负的那一段。

        “吴小微一直在想办法找你们,临城的医院就这几家,他会找到这里的。”

        吴大勇激动地鞠躬:“谢谢您江小姐!”

        “我爸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开心的!”

        “有机会再见。”江斐正要离开,郑大爷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丫头,你们是不是有工具能离开?可以带上我们吗?”

        “我想回家看看,好久都没有回去了。”

        “不知道中央广场的雕像有没有被淹,我想再去看一眼。”

        “我闻够了消毒水的味道,想出去闻新鲜空气。”

        大家说着自己的想法。

        江斐开口打断了他们:“我只有一艘橡皮艇,不能带你们走。”

        水位线已经过了10楼,现在又闹鼠灾。

        即使她把橡皮艇,冲锋舟都拿出来,也没有安全的地方安置他们。

        郑大爷一愣,咧着嘴笑了:“没关系,我们就问问。”

        “反正去哪里都是死,医院比外面好多了。”

        以为郑大爷的意思,是缺物资,肖初夏说出了处理老鼠的方法:“有老鼠肉,大家不会饿死的。”

        “其实,不是因为这个。”

        吴大勇小声跟江斐和肖初夏解释:“郑大爷他们大多都是癌症患者,或是有糖尿病,断了药就只能等死。”

        “我们把一院所有的药都找了,最多够他们用半个月。”

        “郑大爷他们已经想好了,药吃完就自杀。”

        肖初夏唇瓣嗫嚅着,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只因,无能为力。

        而江斐沉默地离开。

        她救不了这么多人,就不要插手。

        唯一能做的,或许是让这些人在最后的时光吃好点。

        吴大勇站在窗边,目送着江斐的橡皮艇远去,忽然听到郑大爷的喊声传来。

        “小吴你快来看!楼下有好多东西!”

        吴大勇疑惑地走下楼。

        某个破碎的落地窗边的平台上,放着10个大箱子,还有一艘橡皮艇。

        箱子里是面包,饼干,牛奶,速食鸡蛋,鸡胸肉,自热火锅,自热米饭等等方便食品。

        其中一个箱子外面贴着一张纸条。

        【疫苗的钱】

        吴大勇眼眶微红:“郑大爷,我们有希望了。”

        努力活下去,就是希望。

        —

        江斐和肖初夏回到传媒公司。

        陆昱已经清理干净一个直播房间,给凌昭睿挪到了屋里的桌上躺着,还在室内室外都弄了火堆,驱赶老鼠。

        但因为高烧,凌昭睿陷入了昏迷。

        肖初夏没有心思再想医院的事情,拿着收纳箱,进去给凌昭睿清创,注射疫苗。

        在外面的江斐,扫了一眼地上堆的老鼠尸体,对陆昱道:

        “今天麻烦你了,我请你吃晚饭吧。”

        陆昱莫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就看到江斐选了三只肥胖的老鼠,开膛破肚,处理掉了内脏。

        “……你说的晚饭,是老鼠肉?”

        江斐:“嗯,我包里有袋烧烤料,烤出来味道不错的。”

        “我觉得……”

        咔嚓——江斐一刀剁掉了老鼠脑袋,抬起了头:“怎么了?”

        少女目光冷淡。

        明明是很平常的一句询问,却因双手的鲜血内脏,诡异地透露出一股子威胁的意味,仿佛在说——

        “你最好想清楚”

        陆昱咽回了原本要婉拒的话,微笑开口:“外面的水脏,不能用,可以用我从家里装的水。”

        “谢谢。”江斐诧异地接过陆昱递来的瓶子,冲洗着老鼠肉。

        现在水源很重要,陆昱还挺大方的。

        江斐没用太多水,洗干净老鼠肉,剥完皮,就用在公司里找到的烤肉工具,架在了火上烤。

        又假装掏了掏背包,实际是从超市仓库取出了一袋烧烤料,均匀地洒在老鼠肉。

        不一会,肉香四溢。

        江斐把烤好的第一只给了陆昱,再接着烤剩下的两只。

        陆昱犹豫了片刻,终究撕下一块肉放在了嘴里。

        资源紧缺,吃老鼠早晚都要面对的。

        出乎意料,外皮烤得酥脆,肉质嫩滑紧致,辛香的烧烤料完美地掩盖了老鼠肉的土腥味。

        邻居的手艺确实不错。

        等肖初夏忙完出来,便闻到空气中弥漫的烧烤味:“好香啊!”

        江斐将特地留下的烤鼠肉,递给肖初夏:“趁热吃。”

        “我爱你小姐姐!我都好久没吃过肉了!”

        馋疯了的肖初夏,没仔细看肉的形状,直接咬下了一大口,眼睛晶亮:“好好吃!”

        “传媒公司还储存了生肉吗?”

        肖初夏的声音戛然而止,瞥见了角落里的内脏,老鼠脑袋,老鼠皮。

        “这不会是……老鼠肉吧……”

        陆昱点头。

        江斐嗯了一声。

        肖初夏下意识想要吐掉嘴里的肉,可又舍不得,眼睛一闭,咽下去了。

        真的好香啊!

        只要她看不到,吃的就不是老鼠!

        肖初夏自我催眠着吃完了这顿晚饭:“小姐姐,陆哥,我们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

        “凌昭睿退烧了,但是还没醒,要观察一晚上。”

        江斐:“好,我们可以再找找公司的物资,白天都没有找到多少。”

        陆昱和肖初夏没反对。

        有火堆驱赶老鼠,三人放心地分头去寻找物资。

        台风前刚过完520.521情人节,每个直播间都有不少留下的样品。

        红酒,曲奇,巧克力,糖果礼盒,零食大礼包,还有很多坚果套装等等。

        江斐没有拿太多的食物,只收了包,餐具,锅具,花瓶,玩偶,日用品,女士内衣。

        查看了一下超市仓库里大半个货架的餐具厨具,江斐心里踏实了。

        终于有锅做饭了!

        江斐回到5楼,还不忘拿吃的塞满背包做样子。

        陆昱和肖初夏也回来了,各自拎着两大包,足够吃很久。

        直播间都是挨着的。

        收拾出两间房,江斐跟陆昱去休息。

        肖初夏留在凌昭睿的房间,观察他的情况,等到半夜,再跟江斐,陆昱换班。

        将房门关上,江斐打开窗户,取出橡皮艇出去了。

        她今天回来的时候,看到附近有一个小商场,说不定能找到黄金。

        江斐很快到达小商场,点了一根火把走了进去。

        小商场应该是被搜刮过,没剩多少有用的东西。

        逛了一个多小时,江斐才找到一家卖黄金的。

        系统:【叮——检测到黄金:967克。】

        真少。

        要不是现在水下的老鼠太多,她就可以潜水去楼下的珠宝店捞了。

        江斐失望地走下楼,突然看见远处亮起的白光,迅速熄灭了火把。

        徘徊在周围的老鼠,一看火没了,兴奋地冲上来,被江斐一刀砍死。

        老鼠的智商相当于8岁儿童,知道江斐不好惹便退缩了。

        而江斐借着墙体的掩护,偷偷观察。

        三艘冲锋舟停在了岸边。

        六七个人走下来,手里都拿着枪,还搬下来三个纸箱。

        “今天的收获不怎么样,找了一天才找到点泡面,矿泉水,压缩饼干。”

        “知足吧,总比空手而归强,今晚就在这里凑合一夜,明天再去找“墨蛇”。”

        “也不知道祂躲哪里去了,临城就这么大,我们到现在都没找到线索,难不成祂走了?”

        “不可能,到处都在发洪,闹鼠灾,祂离开临城就是死路一条。”

        几人有武器,物资又不多,躲在暗中的江斐,不想惹麻烦,悄悄拿出橡皮艇刚要走人。

        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