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科幻小说 - 缅北:泯灭人性的岁月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女子报复

第一百八十二章:女子报复

        阿盛惨叫了一声,然后松开了抓住女人的手。

        佤邦女子眼中虽然带着一些惊恐,甚至是说拿着匕首的手在颤抖。

        但是,女子确实是结结实实划了阿盛一下。

        然后拉起下面衣衫有些不整的女子就向门外跑去。

        我看到这样的情况,其实完全是能够提前拦下她们的,只是,我没有这样做。

        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本意不就是想要这样做吗?就算那个佤邦女孩不出手,我也是要出手的。

        “盛哥,你怎么样?”

        所以,第一时间,我不是去抓她们,而是来到阿盛旁边,询问他伤势怎么样。

        其实明白人都能看出来,伤势没有怎么样,最起码没有生命危险。

        我这妥妥就是做的无用功。

        “能怎么样,反正死不了!快去追她们!”

        阿盛这样说道,眼中似乎有些喷火的看着快要跑出去的两女,然后自己就要起身去追。

        “盛哥,让我来!”

        只是,我又怎么会让阿盛得逞呢?

        直接拉着他的胳膊又把他给拉倒在地,自己追了上去。

        当然,让我追,肯定是追不上了。

        来到ktv外面,我就看到了两女已经坐上一辆豪车,发动车子就开走了。

        看着越来越远的车辆,我拿出一根华子,给自己点了上去。

        也算是自己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在不危害自己安全的情况下。

        “嗯?盛哥?你怎么出......”

        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头看去,阿盛一脸阴沉来到了我身后。

        “啪。”

        我话还没有说完,阿盛就扬起右手,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你小子,心思太多了,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什么小心思吗?那女人是你故意放走的吧!”

        阿盛一脸冷意,一起冰冷道,如果我不是凤姐身边的人,估计,这一下可不就是巴掌那样简单了。

        而我也是知道有凤姐这层关系,所以才敢这样做的。

        我感觉到口腔里有一股血腥味,吐出了一口血沫,伸出手抹了抹嘴角,沾上了殷红血液。

        奈奈的,艹了,我直视着他,并没有说什么。

        意思也是很明显,你知道了又能怎样,有本事杀了我!

        “艹,尼玛!”

        阿盛看到我这样子,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直接一把抓住我的上衣,然后想要再次捶我。

        “盛哥,你有你的做法,我也有我的原则,你要是再动手,可就不要怪我不可客气了!”

        我伸手,将自己手放在阿盛手腕处,眼中带着些凶狠。

        还真就当我只会挨打?人都是有脾气的!

        “呵,你小子心还是软,迟早会害了你!”

        阿盛神色阴晴变化了一番后,这才把拽着我上衣的手给松开。

        听阿盛这样说,我并没有回答,心软吗?

        可能也不算吧,只是一些个人感情。

        要是真没有这样感情,似乎只能在这里麻木活下去了吧?

        “把你嘴角擦擦,不然,凤姐又该骂我了!”

        阿盛瞥了我一眼,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对于刚才事情,似乎已经释然。

        其实在这个地方,生命都是短暂的,怎么会花那么长时间记仇呢?

        盛哥恼怒我把人给放走,刚才打了我一拳已经是解气。

        况且刚才在那个包间,他已经是爽过了。

        也是不差这个女人,真要是闹僵了,可就是没得玩了。

        听到阿盛的话,我把自己嘴角血迹给擦干净了。

        也是没有说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个面子我卖给他了。

        然后我就看到阿盛从裤子上一个特殊口袋拿出来了针,在上面还有线。

        下一秒,阿盛手法娴熟地将线给打结,然后就自己动手给自己左手手臂上的伤口缝合。

        我眼皮跳了跳,我艹,阿盛可真是猛人。

        仔细看去,那个匕首划得还是有些深的,确实是需要处理。

        只是,我却没有见过有人是这样处理。

        这个时候,我也是知道为什么他身上那些伤口缝合都那么丑了,感情是人家自己缝合的!

        阿盛在这个过程中只是轻皱眉头,一声都没有发出。

        可能是已经习惯了这样子的痛楚,没有感觉了。

        我也是在旁边暗自庆幸,也幸亏给了阿盛一个面子,要不然闹到最后,说不定自己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阿盛几分钟分缝合之后,额头上面还是出现了细密汗珠。

        这也让我知道,他的那条手臂是真手臂,不然我还真以为那是个假的呢!

        “走吧。”

        阿盛把针给收起来后,瞥了我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向里面走去。

        而我当然也是只能跟上去了。

        来到ktv豪华包间,里面灯光绚烂,几乎能在屋子里的娱乐设施都能在这个地方见到。

        进去时候,龙哥在那里尽兴嗨歌,只是,唱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不过,人家一个大毒枭能给你唱歌,你就偷着乐去吧。

        我们两个坐到了沙发上面,在沙发前面桌子上摆放着很多酒。

        阿盛也是直接拿了一瓶过来,然后喝下一小口,直接将其吐在了自己伤口上面。

        刺激之下,让阿盛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我扯了扯嘴角,根据服务员说那样,这里酒中一般都有毒品,用带着毒品的酒消毒,也不知道能能行。

        至于有没有害,那可就不需要担心了。

        毕竟阿盛本来就是吸毒的,这个对于他来说是没有差别。

        龙哥唱了一会儿,然后放着歌邀请凤姐一起跳舞。

        这个也是容不得凤姐拒绝,毕竟,现在在人家这里,不低头也要低头了。

        阿斧则是来到了阿盛旁边,两人臭味相投,不一会儿就喝嗨了。

        而我则是在一个美女的陪同下玩了一会儿桌球。

        虽然我并没有玩过这样稀罕玩意儿,但是,还好美女配合,也是让我玩得比较高兴。

        这个地方同样是有宵禁,今天是会不去龙哥山里那了。

        不过,就算是能够回到那里,估计凤姐也是睡不习惯。

        我说过,这可是豪华ktv,吃喝玩乐都是可以,自然也是有能睡觉地方。

        龙哥让人给我们安排了房间,至于凤姐的话,他就自行安排了。

        等到第二天,我是被服务人员给押出去的。

        其实,我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睡醒总是不能好好准备一下。

        老是在这个时候被人给押出去,甚至说,这次就更加离谱了,直接就把我给拉了出去。

        在被拉出去时,我脑海中还在思考到底又是因为什么。

        只是,我实在是想不通......

        我被带到楼下大厅中,在这个地方,站着几个人,龙哥凤姐都在。

        还有,我靠,我眼皮狂跳,昨天差点被盛哥侮辱的那个女孩!

        奈奈的,我心中真是万马奔腾了,不会吧,我运气这么好,什么有势力的人都被我给碰上了?

        透过玻璃门是能看到的,在外面有很多拿着ak的泥腿子。

        服装是一样的,并不是龙哥这个势力的。

        那么这样一来,那些人是谁的,也是可以一目了然了。

        很明显,人家是来报仇了!

        女孩亲昵地搂着另外一个女人,而龙哥面对着这个女人都是陪着笑。

        另外的一个女人扎着马尾辫,身形板正,上身穿着深绿色t恤,下身穿着迷彩裤子,脚上穿着军靴。

        上身t恤是塞到裤子里的,所以就是横看成岭侧成峰了,还是有些资本的。

        当我被带到她面前,这才看清她真容。

        和昨天被我打那个女子是有几分相似的,应该是有血缘关系。

        在她左眼眼角有一道伤痕,不仅没有减少她的美感,反而更加显得英姿飒爽。

        “是他吗?”

        女子如剑般锋利的眼神刺向我,声音冷漠道,只是,似乎这还是刻意隐藏后发出的声音。

        “不,不是他。”

        昨天晚上那女孩摇摇头,桃花眼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后,软软地说道。

        和这个旁边那个女子相比,简直就是两极分化严重。

        两边服务员听到女孩这样说,也是不再押着我。

        “真是不好意思哈,我是真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如果知道她身份,我肯定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的。”

        “还有,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结果。”

        龙哥有些懊悔说道,说到后面,拍拍胸脯做保证。

        我来到凤姐身边,看着龙哥这模样,就知道这两个女孩后面势力怕是逆天了。

        后来啊,我才知道,女孩是鲍家人,也是佤邦这里三巨头之一。

        势力可谓是强大,而且女孩身份有些特殊,即便龙哥是势力比较大的毒枭,也不敢正面硬刚。

        要知道,有渠道,并不意味武装力量大,混乱,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的算。

        我其实是有些诧异,因为昨天是揍了一顿女孩的,没有想到她今天竟然没有指认我。

        难不成?是老子太帅了......

        等到上身赤裸的盛哥被带了过来,女孩眼中露出了惊恐,伸出手指指着盛哥:

        “就是他!”

        听女孩这样说,我也是有些明白了,感情,女孩来找事情是因为盛哥对她猥亵了一番。

        要不是昨天晚上宵禁,估计早就来了。

        换句话来说,要是昨天真被盛哥得逞,估计我也逃不了干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