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猫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489章:一个人的跌宕起伏罢了

第489章:一个人的跌宕起伏罢了

        鹿梨起身就追祁陆闻去,跟在他身后走:“你知不知道不等人话说完就走,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

        “嗯,年纪大比较为所欲为不太讲礼貌,你可以找年纪小的弟弟,人家是小孩子,比较听话,还很精致。”

        鹿梨听着祁陆闻说这话的时候劲儿劲儿的就忍不住笑起来。

        她伸手将祁陆闻往旁边一拉,将祁陆闻按到墙壁上,手臂直接按在上面:“祁爷这是跟小孩子较真,吃醋吗?”

        她问的明目张胆。

        不仅如此还有恃无恐,另一只手挑了挑祁陆闻的下颚:“还真是第一次见祁爷吃醋,挺新鲜的。”

        毕竟之前都是鹿梨一个人醋的要死。

        有些东西是克制不住的。

        就比如说吃醋。

        即便鹿梨知道,祁陆闻靠近盛雪姿是为了布局,也是会提前跟她报备,她心里有数这东西。

        可仍旧还是会吃味,还是会有各种不舒服。

        甚至因为恃宠而骄,而跟祁陆闻各种闹腾,阴阳怪气。

        只不过,之前鹿梨觉得只会有她有这样的情绪,因为她先心动,不是选择爱祁陆闻,而是不可控的心动去爱他。

        如果能够理性的选择,她不会选择爱祁陆闻,会选择爱别人。

        爱一个对自己没有生理性的    喜欢,或者心动冲动的人,对于鹿梨这样对爱情感觉要求至高的人而言,是一种痛苦。

        就好像多数女性,在选择婚姻的时候,可以理性选择最适合的。

        唯独一些女性,即便知道对方不合适,不管是金钱能力还是家庭距离都不合适,仍旧义无反顾的奔赴。

        有些人,对爱情偏执,不到黄河心不死。

        只是当鹿梨都快接受祁陆闻的理性的爱时,他却表现出鹿梨之前一直期待却见不到的模样。

        鹿梨歪头笑着看祁陆闻。

        祁陆闻直接将视线移开:“吃什么醋,简直荒诞,那是小孩子的行为。”

        “你觉得吃醋是小孩行为?”鹿梨觉得很好玩,捏着祁陆闻的下颚,踮起脚尖时偷偷亲了一下。

        祁陆闻有些恼怒想要推开鹿梨,鹿梨却逼近,鼻尖触碰祁陆闻的鼻尖:“推开我干什么?”

        这话问题的,祁陆闻一时之间倒是不知如何作答。

        只是看着鹿梨的眼神,多少没有以前那么从容和冷静。

        如果鹿梨没有观察错,她从祁陆闻的眼底看到压制下来的慌乱。

        “你是不是要准备让我变成祁太太?”鹿梨这么问。

        “不然?”祁陆闻质问:“你不想?”

        “我再问你,你反问我干什么?我想不下想,你在求婚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答案,你都没求婚,我告诉你什么答案?”

        “那你问什么?”

        “我好奇呗,好奇你真的打算让我当祁太太吗?”鹿梨脸上的笑意始终没有退下来过。

        她就是觉得,第一次了解到她,她那理智选择爱一个人的祁叔叔,好像跟她之前了解的全都不一样。

        他不是理智选择爱,是喜欢……

        霸道强制爱?

        鹿梨捏着祁陆闻的下颚,指腹有以下没以下的刮着。

        “既然我拥有你,自然要负责。结婚是最好的负责结果。”祁陆闻依旧冷静的给鹿梨答案,“虽然第一次是你趁酒醉,爬上我的床。”

        鹿梨瞪大眼,有些诧异。

        她一直以为这件事祁陆闻并不知晓。

        毕竟之前劳师动众的调查,可后来又没了讯息,鹿梨以为这件事已经不了了之。

        “你从什么时候知道?”鹿梨问。

        “很早就知道,只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一直没提。”祁陆闻倒是直白的。

        而且鹿梨听他这话的意思应该是发现挺久。

        甚至于,选择理性的去爱鹿梨,让鹿梨成为祁太太,恐怕也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所以综合情况下,做了这样的选择。

        鹿梨眸光重新回到祁陆闻的这张脸上。

        提起这个话题,他一直很严肃,而刚才鹿梨从他脸上看到的一些慌张或者吃醋的不痛快,都找不到痕迹。

        仿佛刚才的几分钟,是鹿梨一个人的臆想一般。

        突然之间,鹿梨索然无味。

        她放开祁陆闻,往后退了退:“知道了。”

        “知道就知道,过去很久的事,我也不追究,干什么蔫了吧唧的?”祁陆闻揉了揉鹿梨的头,有些好笑。

        “你不是要走吗,你走吧,我要找谢南意去了。”

        “谢南意被余偿带走,应该没空搭理你。”

        “那我去找徐塘姐姐    聊聊天。”鹿梨反正是要走的。

        不过祁陆闻跟在她身边没让她走,而是将鹿梨重新拉到刚才坐的椅子上。

        “玩闹够,谈谈正事。”

        祁陆闻说这句话的时候,鹿梨忍不住看他:“你刚才是装的啊?”

        “不然呢?”祁陆闻反问,拍拍鹿梨额头:“我真的跟一个小孩子吃醋?”

        所以刚才她在乐什么?

        在自我感觉良好什么?

        不过是祁陆闻逗弄她的一场玩闹而已。

        鹿梨心里是有千万般不舒服的,总觉得有种被耍的感觉,还有一种自尊被创到的痛感。

        什么吃醋,什么祁陆闻原来喜欢强制爱。

        都是人家闹着玩。

        到头来,他还是占据绝对理性的那个,处在高位,冷眼的看着她因为他给的一点小情绪,小恩小惠而跌宕起伏。

        像个小丑。

        鹿梨心里难受,但她忍着。

        这段时间她已经有些改变,不会像之前那样对感情容不下一粒沙,非要求一个同等的心动。

        她已经可以,自我消化这种痛感。

        平静的接受,这种不公平。

        谁让她做不到,理性的去选择一个人来爱。

        “不高兴吗?”祁陆闻还是擦觉出鹿梨的一点情绪,手抚在鹿梨的头上,低头靠近鹿梨观察她的脸。

        鹿梨冲祁陆闻露出一个相对灿烂的笑容:“倒也没有,只是在等你的话,你说要谈正事?”

        “嗯,谈你明天宴会上的事。”祁陆闻点头。

        鹿梨将所有失落和不开心收拾干净:“你说。”

        “明天你按照你的计划进行的同时,要全程配合盛雪姿。”

        “为什么?”鹿梨脱口而出,“我的计划与配合盛雪姿会有出入呢?”

        “那你就放弃你的计划,尽量的去配合盛雪姿。”

        “为什么?”鹿梨不懂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